念稚🍂

墨守风归02


  “放下剑,若你带我下山,或许我可成为你的助力。”妖精漠然的话语里天生带了蛊惑人心的情绪
  “好……”
殊不知,在所有人看不见的身后,传来了一句喃喃“果然,还是逃不开这命运吗.......”

  “妖精,你杀过人吗?”春风不解风情,拂乱了择清的发,遮掩住视线,错过了妖精一瞬恍惚复杂的神情。
  墨张开白净的手,阳光洒落在他垂下的眼睫,似是享受脱笼之乐,:“问这做什么?”
  择清顿了顿,冷漠道,“不过是觉得,若你手上已染了人命,不如我们现在就分道扬镳,省的到了山下,再让我亲手杀你。”
  妖精默了默,靡丽的容颜流露出冷淡,“不曾。”
  “暂且信你。”择清伸手握住妖精的手,白光晕染,妖精皱皱眉,没说什么。

所以,余生让我们多多指教.

“妖精,你果真是笨蛋啊。”择清回眸:“我封印了你的一部分灵力,你都不奇怪不反抗,甚至都不询问一下吗?”
“可以走了吗?”墨抬眼,并未答话。
“嗯。”择清难得同人说这么多话,见妖精回避的态度,也没了非要问的兴致。
直到很久之后,他才知道,妖精不是不怕的,只不过怕的不是失去能力失去生命,而是来自身旁人的利箭。
像个孩子一样,小心翼翼地守护着手中的糖果,哪怕明知其中早已不是甜蜜的果酱,也明知这其中藏了多少的冰凉苦涩。
山下有座小城,唤作涟城,地方虽小,但夜色浓稠,与灯火分割成两个世界,游移的光,落尽繁华。
  这座城向来有灯城之美称,夜晚的花灯会,是它的一大特色。
“姐姐,买一盏花灯吗?”推着一车小小花灯的小女孩仰脸看着墨,目光期待。
  “花灯……是做什么的?”妖精漠然脸色稍稍缓了些许。
  “送给身边的人祈福啊,”小女孩笑得羞涩含蓄,“嗯,比如送给心上人之类的。”
  “买一盏吧,正好去那边缨河放灯。”择清拿起一盏墨绿色竹叶形状的花灯,递给妖精。
  妖精靡丽的容颜在灯火映照下,难得少了些淡漠,有了几分温柔的错觉,“好。”
  长长的缨河旁几乎全是人,大多女子,粉面含羞,秋波期盼,放灯闭眼许下心愿。
  墨被封印了能力,动作有些不习惯的僵硬,在众人推推搡搡下踉踉跄跄地停在缨河旁,微低下身就要放下花灯,一个女子就在旁边人的推弄中朝这边跌倒过来。
  “噗通——”
  “有人落水了,救人啊!”
  妖精接触到冰冷河水,下意识张开手要控制水流托起自己,却只聚起一点细小的水花,“咳,咳咳…救…”水被不断呛进来,意识越来越沉重….

墨守风归(首发

深深的荷叶层层叠叠,被风吹起一角,露出一抹青色。
边上秀美的荷花纷纷低下脸庞独留一青衣灰发的女子,在月光下扬起妖精特有的糜的容颜。纯黑的眸底冰凉,遥遥望着远方。
“墨,死心吧,你出不去的。”女子身后突然出现的老者说到,回答她的,只有女子的沉默。老者虽口中喃喃,却也消失在了池塘之上。
“墨儿,千万不要想着逃离,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位缘人,他有能力会带你出去,听话,好吗?”
墨俯下身,用冰凉的指尖触碰着颤动的花苞,好似安抚一般,面无表情的脸不易察觉地柔和了几分。

  山下,白衣俊美的少年沉默的看着眼前被云烟遮掩的山峰,心里莫名有些奇异的躁动,像是那里……有什么命定的东西等着他。
  “择清,在看什么?”一身红衣俊美如神坻般的男子走到他身旁。
  “爹,”择清轻声询问,“那座山,有什么人吗?”
  “……听说前几年钰山上出现了一个亲近自然法则的妖精,但并不成多大气候,”男子道,“虽说修仙人与妖精是命定的敌人,但无辜的妖精,我也不希望你滥杀。”
  命定的敌人吗……择清冷淡眸中情绪淡薄,只微微握紧了拳,无言。
  “听到了吗,择清?”
  “是,我知道了,爹。”
  亲近自然法则的妖精……有点意思。少年漠然唇角勾起一点僵硬的、不自然的生疏笑意。
  

  两年后。

少女薄唇微抿,两手轻轻一握,只见地上的藤蔓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并向着男孩的方向伸展,
“果真是妖精.”淡漠的声音突兀响起。寒光伴随着急促的剑影寸寸逼近女孩雪白的脖颈,将女孩生生逼出了池塘。
墨低眸看着抵住她命脉的长剑,心中微微一惊:“既然他可以将我带离池塘,那应该就是娘亲所说的有缘人罢.”
“噌-----”不知何时悄然生成尖锐形状的藤蔓用蜷缩而危险的姿态抵住持剑而立的择清的后背。
藤蔓虽柔软,亦可杀人。
择清微微眯起了眼膜,对上女孩纯黑眸中捉摸不透的光,心上蓦的漏了一拍。
剑拔弩张的战场中,只有少年略微急促的呼吸声和妖精因不习惯靠人太近而显不悦的靡丽容颜。

  山花开满了整座山峰,花瓣在忽然吹来的微风里纷纷扬扬落下,迷离了少年和妖精目光的交错。
  流年里的初遇,在紫薇绽放枝桠的年月。
  彼时的择清尚还是涉世未深的少年,平静的只把心底泛起的涟漪当作怨憎会的悸动,却不承想,酿成求不得的苦果。
  修仙之人,断天命的逆天存在。
  一生为仙道,正义而活,却从未算到自己的劫数。